广西当代建筑创作漫谈

编辑: | 2017-12-07

非亚


o 现状与差距


广西当代建筑创作,以我个人的理解,大概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改革开放前60、70年代的建筑,也包括80年代初期的一些建筑,这些建筑大都属于老一代建筑师的设计,建筑风格质朴,材料和设计手法相对简单,带有比较典型的亚热带风格,比如广西区体育馆,广西区图书馆,广西区博物馆,以及南宁剧场、桂林漓江剧场等等;其中像广西区体育馆、南宁剧场、桂林漓江剧场等建筑,还进入过教科书;二是80年代以后,到90年代末,这个时期,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开始发展,建筑项目也越来越多,这个时期的建筑,主要受现代主义、欧陆风和国际式风格影响,之前的亚热带地域特色似乎消失了,建筑风格比较雷同、单一,这个时期,以我个人理解、视野和阅历,难以找出在国内具有影响力的建筑,倒是桂林出现了一些借鉴桂北传统民居风格设计的建筑,比如桂湖饭店、伏波山庄等等;三是2000年以后,随着设计市场的开放、城市规模的扩大、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房地产的发展,国内外的建筑师的身影陆续出现在了广西,设计了不少优秀的建筑,比如德国gmp设计的南宁国际会展中心,澳大利亚DCM公司设计的阳光100系列项目,新加坡DP公司设计的金源CBD,北京标准营造设计的阳朔商业小街坊,美国阿特金斯公司设计的南宁万象城,等等;而广西本土的建筑师,尤其是一些年轻的建筑师,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设计了不少带有一定创意的建筑,比如广西规划馆、柳钢体育练习馆、荔园山庄等等。自治区建设厅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广西优秀建筑设计评选,入选一等奖的,大都是具有一定水准的新建筑,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广西建筑设计的最高水准。


只是,和国内一些地区相比,广西当代建筑创作仍然显得薄弱,理论素养不足,优秀建筑师太少,比如,最近这十年,中国内地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青年建筑师、以及各种风格的民营设计公司,去年,杭州的王澍获得了世界建筑界的最高奖——普利策建筑奖,他在杭州、宁波等地设计了大量实验性的建筑,其本人多年来对中国传统文化以及江浙当地传统的营造技法有着深厚的研究;广东,由于紧邻港澳、经济发达,岭南文化深厚,这些年,也出现了很多优秀的建筑,设计理念和手法相比内地要领先不少,一些建筑师,比如都市实践设计了土楼公舍、大芬美术馆;而以建筑院士何镜堂为首的华南理工大学的建筑设计团队,也设计了很多带有岭南风格的校园建筑;深圳作为设计之都,连续举办了几届“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年展”这样的活动,这些活动推动了深圳等地建筑设计的发展;四川,则出现了刘家琨这样的建筑师,其代表作是以帐篷为原型设计的胡慧姗纪念馆,这个外表简单朴素的建筑,主要是为了纪念在汶川地震去世的小女孩胡慧姗,建筑极具人文关怀;南京的张雷则设计了不少风格独特的小建筑,比如位于江苏高淳的诗人住宅,《世界建筑》杂志甚至为其出过建筑作品专号;上海的一些建筑师和事务所,比如大舍,也设计了不少探索性很强的建筑,这个云集了不少海归派建筑师的城市,其建筑往往新意十足;北京,作为中国的文化中心,出现了诸如徐甜甜、马岩松、李晓东等不少建筑师;一些大院的建筑师比如崔凯、李兴钢等人,也设计了不少具有自己特点的建筑;相比之下,广西和这些地区的建筑师相比,创作力量还是非常薄弱,而这种薄弱,可能也跟广西的文化根基不深、设计体制相对滞后有关,比如,广西的设计机构,基本还是国有大院为主(省级的广西建筑综合设计研究院2007年改制为广西华蓝设计集团),自主成立的民营设计公司相对较少,以建筑师为主导的事务所更是稀少,体制的滞后,多少也制约了广西建筑创作的发展。前些年,广西建筑主管部门,还推出过一个“十佳建筑师”的活动,希望以此推动广西的建筑设计的发展,但由于本土建筑师们根本上还是缺乏在国内拿得出手的作品,活动到了后来似乎也没有了下文。而在创作理论和对本土建筑的认识上,广西的建筑师还是没有比较明确和统一的目标,很难看出这个地区建筑创作的走向,尽管如此,仍然有一些建筑师以及注重发展风格的民营设计机构,开始了对本土现代建筑探索的尝试……


o 建筑创作风格、道路


广西需要什么样的当代建筑?广西如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建筑之路,对比国内外建筑创作的情形,答案,其实是毫无疑问的,除了围绕建筑本体的探索之外,强化对具有本土特色的现代建筑的探索,重新接续起60、70年代亚热带建筑的传统,应该是可以重新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建筑之路的,毕竟,相对于建筑存在的外部因素和社会条件,气候、地域文化、地方材料这些东西,更能激发出本土建筑的特色。


60、70年代广西现代建筑中常见的亚热带风格,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被割裂了,以我个人对建筑的理解,我是非常欣赏这种风格的建筑的,因为这些建筑,突出反映了建筑应对炎热气候所采取的措施,比如立面有明显的遮阳构件,强调通风,建筑立面有深远的出挑和屋檐,不久前我去广西北部的小城融安,发现那里有不少70年代的建筑,就设置了这样的遮阳构件,在阳光的照射下,阴影强烈,异常漂亮;而前些日子我在南宁植物路广西区幼儿园内部,发现里面的一幢建筑非常具有南方特色,供孩子游玩和疏散的走廊和坡道,出挑深远,环绕着建筑,形成了对强烈阳光的遮挡,建筑色彩鲜艳,斑斓,风格简朴,这个建于80年代初期的建筑,除了细部不够精细外,建筑的整体形象还是令人过目难忘,这种看似简单的风格,其实倒是极具味道。而最近10年,经历了八九十年代对国际式风格的追逐之后,这些年,南宁慢慢出现了一些带有地域特色的建筑,比如新加坡DP公司设计的金源CBD,澳大利亚DCM设计的阳光100系列,来自热带地区的设计机构,将对气候、通风、开放性的考虑,融合到了建筑之中,形成了风格鲜明、具有南方特色的建筑;柳钢体育练习馆,因为投资有限,采用了最朴实的设计手法,建筑主体结构和围护墙体分离,以突出南方建筑轻巧的特色,墙体和屋面之间脱开,使热空气得以上升和逸出,这个建筑虽然在细节上仍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在材料、结构、形式、功能和地方性探索上,仍做出了一定的反应。前两年,我们设计的北海天宁办公楼,尽管因故没有建成,但建筑的外表,吸取了当地传统窗户遮阳的做法,将不同肌理的百叶,运用到了建筑的外立面上,形成了个性极强的亚热带建筑特色;柳州报业大厦投标方案,则从当地的山脉吸取灵感,将大量的绿色以及遮阳平台运用到建筑之上,并强调建筑的开放感、雕塑感和屋面的遮阳;而另一个项目,北海天宁新城,尽管所走的路子是新中式风格,但建筑设置了遮阳的铝合金木色百叶,部分花格窗则从传统园林建筑吸取灵感,以最简单的材料混凝土来预制,最终形成了建筑风格鲜明、质朴耐看的细节。


阳朔商业小街坊这个建筑,之所以获得《世界建筑》的奖励,很重要原因,是来自北京的海归派建筑师因地制宜设计的结果,建筑在空间上,和县城的街道肌理相融合,建筑材料和技术,则采用当地的本土材料和营造技法,比如干垒石块墙,杉木做的窗户、百叶、外立面装饰,则带有很强的桂北民居的风格,而对当地竹子开创性的运用,在遮阳的同时,也形成了非常优美的表皮;建筑虽然采用桂北民居的风格,但营造和设计手法,则融入了现代建筑的理念。阳朔这些年,陆续兴建了一些度假酒店,这些建筑,基本都是采用桂北民居风格,强调建筑与山水的结合,注重地方性材料的使用,这一脉的设计,逐渐形成了广西新乡土建筑的特征,非常值得继续发扬与光大。


这些年,首府南宁由于城市建设的加快,出现了大量的新建筑,除了地产项目以外,也包括一些政府投资的公共建筑,这些公共建筑因其重要性而引起人们关注,这其中,去年落成的广西规划馆,以城市网络结构作为建筑的立意和切入点,通过重复的建筑体块,强调城市肌理的构成,立面倾斜的线条大概暗示了场地原有山脉的曲线,巧妙的构思使得建筑具有了某种独特性和新意;而另一个同样是最近落成的广西美术馆,也是以寓意入手来设计建筑,在微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和争议,普遍的看法大概是认为建筑立意过于简单,过于直白,认为建筑应该是一种抽象的艺术,而不是具象的反映;从这个角度,类似使用具象设计手法的建筑,比如广西民族博物馆、广西铜鼓馆在立面上直接使用铜鼓元素,往往难以获得业界甚至大众的认可,这一现象,确实值得建筑师的思考;在处理地方性题材的建筑上,应该怎么对这种元素进行转化,是很需要建筑师更积极的探索的,在这方面,几年前我们也遇到过类似的项目,比如,在武鸣体育馆的设计中,当地主管部门要求使用铜鼓来设计建筑,在最初,所有的设计师都非常反对和抵触这一做法,但后来,经过冷静的思考,我们只是吸取了铜鼓的外形曲线,以及鼓面边缘的装饰,在设计中仍然是从功能、空间出发,通过对圆形建筑在采光、遮阳、通风方面的分析,最后在外墙上使用了弯曲的钢结构骨架和玻璃幕墙,以及连续的、水平的金属遮阳,通过建筑化的处理,对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铜鼓进行建筑转化,在这过程中,围绕南方建筑的一切最基本的话题,比如采光、遮阳、通风,仍然是无法回避的问题,而这种建筑转化的策略,似乎也揭示了一条建筑设计的新路……


最近一期《建筑师》杂志推出了“王澍的建筑”讨论专辑,其中讨论的一些观点,是从王澍的文人传统入手,探讨其建筑构成的内在因素,一种声音认为,所谓“文人传统”,其实还包含着一种文人精神所具有的独立性和思想性,而我的理解是,“文人传统”一方面是学养和修为,另一方面,则是做建筑的态度与立场,没有独立精神,人云亦云,见异思迁,没有自己的方向,建筑师是很难做出优秀的建筑的,从王澍身上,大概我们可以明白自己该走怎样一条建筑的道路……


而对比广西紧邻东南亚地区的建筑,我们也许应该获得更多的启发和启示,东南亚地区的建筑,目前已走出了一条非常具有自己特色的发展之路,通过对本土文化的研究、对地域性元素的强调、对气候、节能的反应、对建筑传统的吸收与转化、对本土材料与技术的挖掘和表现,也通过现代设计观念和手法的介入,东南亚地区已经出现了一大批极具特点的地域性现代建筑,这些建筑,又可以细分为热带风格的现代建筑和新乡土风格的建筑,对于地理与气候条件和东南亚相似的广西,东南亚各国所走过的建筑之路,实在很值得我们借鉴……


o 结语


广西当代建筑如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如何在自己的文化之上探索出一条建筑新路,值得广西每一个有责任心的建筑师去思考;而在建筑创作的氛围上,对比同样属于创作的其他门类,比如艺术圈和文学圈,广西建筑界还是缺乏一个自由沟通、交流提高的平台和机制,也许建筑设计界相互之间隐含着太多的利益之争,导致业界的技术交流显得过于封闭,不够开放,而广西,也缺乏一些相关的当代建筑展览、活动以及讲座去活跃建筑氛围,其实广西每两年一次的优秀建筑设计评选,结束之后,完全可以举办一个类似建筑双年展的展示活动,通过展览的平台唤起全社会的关注,并以此促进本土建筑创作的发展;不管怎样,尽管目前还存在着各种不足,但广西当代建筑还是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基础,它需要的,是在一种清醒的自我认知的基础上,不断地、自觉地向前发展,相信不远的将来,广西会涌现出具有自己独特风格和地域特征的现代建筑……


原载《广西城镇建设》2013年第3期(总124期)

关键词

当代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