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需要一种新文化

编辑: | 2017-08-11

1、你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在你看来,南宁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南宁的市民构成是怎样的?你对南宁和南宁人有什么样的印象?   


我出生于梧州,1987年大学毕业来到南宁,以前对南宁的印象,觉得它就是一个自治区的首府,广西的中心,地处亚热带,植物茂盛,引以为自豪的是所谓的“半城绿树半城楼”,城市规模也不算特别大,城市气质比较平和,讲白话,也讲普通话,属于边疆,靠近越南,位于全国铁路交通的末端,经济发展一般,水果很多,城市有江湖河涌,但没有特别吸引人的自然景观,我记得小时候在梧州,看到新开通的长途班车到南宁要12个小时以上,总感觉南宁很远,这种边缘省份的首府,是我当年对南宁的印象。      


87年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南宁基本上还是以前的摸样,南湖以东,也就是琅东片区,还是一片荒芜的山脉和郊区农村;往南,到了亭洪路感觉离市区已经很远了;往北,北湖路手扶拖拉厂几乎已是边缘;而往西,西郊动物园大概是我印象中能去的最远的一个景点了,那时候,有一部自行车,就已足够在这个城市里随便乱窜,南宁这座城市的逐渐长大、扩大,大概是90年代中期以后的事情,随着琅东片区的开发,南宁城市东扩的序幕已经拉开,城市扩展的脚步开始变得急速。      


至于南宁市民的构成,80年代以前,可能还是以可以讲白话和普通话的本土居民为主,80年代后,来到首府的大学毕业生逐渐增多,到了9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进入南宁的外地人口越来越多,但感觉还是以广西本省的人口为主,2000年以后,随着广西以及南宁的开放,来自外省的人口多了很多,比如我家附近,就有很多做生意的福建人、湖南人。这些年,经常会看到各种外地商会的成立,这大概也说明,城市的开放,也伴随了人口构成的变化。      


只是,无论怎么变化,我觉得南宁还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城市,没有排斥外地人的习惯和想法,什么地方的人来到南宁,都能融入这个城市,我觉得这种开放包容的气质,可能是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比如南宁位于邕江两岸,这条河流,在历史的发展中,带来了南来北往的人员与物资的交流;而自秦汉始,来自中原地区的汉人,就和生活于本土的百越民族有了各种交往和融合,南宁在城市格局和地理风水上的开明和不闭塞,也使得这个城市,慢慢养成了平和豁达、人与人易于相处的气质。 2、作为一位建筑师和诗人,你在南宁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我的职业主要还是一个建筑师,诗歌写作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从这个角度,我跟所有上班族其实是一样的,只是从写作的角度,我感觉设计还是占去了自己大量的时间,用于阅读、写作、旅行的时间还是偏少。我曾经有一个想法,就是工作一段时间,然后离职一段时间,呆在家里看看书、喝喝茶、或者随便去哪里旅行都行,但在现实中,感觉还是满难实现的。      


平时,我喜欢散步,周末可能会和朋友一起到酒吧、咖啡馆坐坐,也或者在街头的露天餐厅、大排档一起喧哗,也可能会去侯朋、五度这样的音乐场所,听听地下摇滚,我喜欢南宁街头那种自由的气息,有时我也会去中山路、解放路,除了品尝地方美食,主要还是感受那里的街道气息。 3、在南宁的发展历史上,有哪些人物对南宁的城市发展、城市文化的塑造有着重大的影响?      


我对历史研究不多,感觉南宁还是比较缺乏有名的历史人物。近代的,我看过一个资料,就是李宗仁,默认了自己的手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当时新修的道路为德邻路,也就是现在的解放路,这是我看到的历史人物对城市建设有影响的一个案例。如果谈到历史人物对城市发展、城市文化的影响,我觉得还是生活在此地的普通百姓,影响更大吧,毕竟历史人物,不过是瞬间,而一代一代绵延下去的百姓,才是薪火相承真正创造城市历史的人物。而在当代,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有不少的人在影响这个城市的发展。而不少文学家艺术家也在影响着这个城市。有一次我经过朝阳路,看到候车亭的广告牌,是东西、鬼子、凡一平的巨幅照片,当然我知道那是商业代言广告,但作家以这种面貌介入城市景观,其实也是提醒人们这个城市文化的存在。还有就是建筑师、规划师,景观设计师,也对这个城市的发展产生着巨大的影响。我曾在民族古城路口见过一个巨幅的地产广告,主角是几个来自澳大利亚DCM公司的建筑师,他们设计了民族大道阳光100的一系列建筑;还有设计了南宁国际会展中心来自德国的gmp事务所,以及设计了金源CBD、航洋国际、华润万象城的其他国外事务所,他们风格迥异的设计,都影响着这个城市的面貌。  


4、据我所知,在南宁,以你为核心的“自行车”诗歌群体非常活跃,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自行车”?另外,除此之外,南宁还有其他的新文化群体吗?他们有什么样的活动?  


“自行车”诗群是1991创建于南宁的先锋诗团体,转眼已经21年了,去年我们在南宁,举办了一个20周年纪念,区内外来了很多诗人与朋友。除了平时诗人之间的聚会外,我们还不定期举办过很多次“诗说话”读诗会,每年都会编印诗歌交流资料《自行车》。但“自行车”这个诗团体,因为是自发的、民间的,比较低调,除了国内诗歌界熟知外,一般的人都不知道,本地的媒体也几乎没有做过正式的、深入的介绍和报道,不过我们无所谓,我们写诗并不是为了这个。      


南宁平时也有不少非主流的文化活动,比如搞摇滚的侯朋,他们组织了很多国内外的摇滚演出,我经常去看。做舞蹈的谷舞点典团体,还有一些从事文化普及的书吧,比如光线书屋、书巢、稻草人等等;诗歌方面还有广西民族大学的相思湖诗群,一些高校的诗歌社团;此外,从事当代艺术的人也不少,也有一些画廊。       


一个城市应该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文化是全方位,独特的文化活动,能赋予城市以魅力。总体上,我觉得南宁的文化活动还是偏少,我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各种各样的活动,不管是官方的、市场的、还是民间的,都能从不同层面,来丰富这个城市的生活。    


5、自从中国——东盟博览会的永久会址定在南宁之后,南宁就将建设国际型大都市作为自己的目标,你怎么评价南宁现在的城市建设?你又是如何看待现在全中国你追我赶的“超大城市建设热潮”?   


我在各种媒体上看到过南宁对自己未来目标的描述,我知道也理解政府包括民众的期待,但是,我想提醒的是,一个再国际化的大都市,适合生活永远是第一位。人是城市的第一要素,如果花力气建设的城市不适合生活,那么你建设它干嘛?虽然我们也会把“宜居城市”作为口号,但真正落到实处,还是不容易。宜居意味着生活的方便、舒适与安全,环境的优美与交通的顺畅,城市各种设置的完善与人性化,市民具有足够的道德水准和礼仪。对于目前中国你追我赶的“超大城市建设热潮”,我觉得是个误区,为什么非要把“超大城市”作为目标,而不是把营造“最适合生活的城市”作为目标?北京、上海、广州城市规模都很大,但是不是真的很适合生活?这几年出现的“逃离北上广”现象,除了逃离那里的高房价,我想,可能还是那样尺度的巨大城市,离人们所要求的在城市方便、轻松、自在地生活还有距离。


6、“中国东盟博览会”落户南宁已经九年,在普通市民看来,除了获得一天公共假期以外,好像体会不到博览会对他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什么改变。那么这样的情况怎样才能得到改变,政府和民众都应该做些什么?   


中国东盟博览会是一个由政府主导的活动,这个活动其实对城市的改变、对市民生活的影响还是有的,比如城市的快速发展,外来投资的增加,发展前景被看好,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使得东盟的商品逐步进入到了南宁,有些变化是静悄悄的,需要更长的时间才可以看到效果,而心态的影响我觉得更重要吧,比如每年博览会的举办,都会潜移默化地使南宁的市民,意识到自己的城市,正在逐步走向开放和国际化。      


之所以体会不到博览会对民众生活的改变,我想可能还是民间参与不够吧。我觉得在政府主导下,可以发挥民间的力量,在博览会期间,不但有政府主导的活动,还鼓励举办各种民间的文化活动,比如可以举办中国-东盟摇滚音乐节、艺术节、电影节等等各种文化活动,使博览会期间的各种活动,渗透和深入到城市的各个方面。一个渴望走向国际化的都市,如果文化的表现总是过于单一,是无法达到这一目标的。


7、近期,南宁“水城”项目比较令人关注,在你看来,怎样的城市才能真正称之为“水城”?而“水城”项目会对南宁市今后的发展有着怎样的影响?    


我并不认为南宁是一个天生的真正具有水城特色的城市,就像苏州和威尼斯那样,我理解的水城,应该是如何利用自身已有的水资源,在水方面多做文章,做足文章,从而达到改善人居与城市环境的目的。对于南宁这个有江有湖、有众多河涌的城市,如何通过整治,使得这些水系发挥自身的作用,形成良性的生态循环系统,才是问题的关键。我反对的是违反自然生态的建设,“因地制宜”永远是一种值得推广的方法,强行地人为地改变自然生态的面貌,都有可能都会引发生态方面的问题,因此,水城的建设,个人认为要比简单的植树造林复杂得多,任何改变自然的措施,一定要尤其谨慎,一定要经过深入的论证和科学的生态评估。    


其实对于城市来讲,“水城”的名字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人居环境的改善,生态的循环和可持续。“水城”建设,应该会对南宁的城市环境产生改变,但是否也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这个还需要观察。比如随着水面的增加,空气湿度的增加,在南宁这样一个盆地的城市,可能会加重潮湿闷热的桑拿天气的形成。这种现象,在南京、武汉、重庆、杭州这样有大量水面、缺少空气流通的城市,已反映得比较明显,南宁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而目前,由于考虑不周,新建成的民歌湖酒吧街,已经出现了好几次建筑被洪水浸泡的现象。  


8、说到水城,我想到了生活在邕江上的疍家人,这个朝夕住在船上、并且以打渔为生的人群显得特别地安详和自得其乐,在你看来,他们的生活方式对于这个城市的其他人群有着怎样的启示?      


我觉得这些水上的原住民的存在,对于南宁这样一个有江河的城市,是一种难得的城市景观,我经常在岸边散步,很喜欢看江边停泊的船只,他们对快速发展的城市,提供了一种慢生活存在的证据,是城市一种宝贵的记忆,从这个角度,我不希望自己生活的城市,是一个异常奔波、劳碌、辛苦的城市,而是一个每个人都能去享受生活的城市,无论富贵还是平民,都能找到各自生活的乐趣……


9、据了解,南宁市正在申报“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在你看来,南宁能否达到“全国历史文化名城”的标准?   


广西有桂林、柳州和北海入列“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和这几个城市相比,南宁的历史文化资源相对比较缺乏,历史文化名城所拥有的硬件,往往对城市现在的文化和生活仍然产生着较大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我感觉南宁目前具有的条件,离“全国历史文化名城”的要求还有一些差距。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继续整理、挖掘、保护已有的历史文物、历史建筑,将有价值的新建筑纳入保护范围外,我觉得南宁不妨换一个思路,以开放包容的城市精神去发展各种新文化,形成城市开放多元的文化格局。2005年我去纽约,和中国很多城市相比,美国城市的历史都很短,但在短暂的历史中,各种有价值的建筑甚至有历史的树木都被保护起来,与此同时,纽约开放的城市特质,也形成了纽约丰富多元的文化景观,身处这样的城市,你会为它所具有的活力吸引。从这一点上分析,我觉得未来的南宁,应学会在保护、挖掘自己传统的基础上,培养一种开放的既具有国际化、又具有本土地域特色的文化,才是这个城市在日后的竞争中所应具有的态度。


10、那么,南宁应该如何培养这种文化呢?能举一些具体的例子吗?   


文化和经济发展是密切相关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使得南宁成为面对东盟开放的窗口和桥头堡,这种开放,也意味着文化的开放,在和外来文化的交流碰撞中,也会慢慢产生自己新文化——一种在文化开放的环境下经过融合、消化、发展而产生的新东西。因此,我觉得,政府、民间都应该有意识地为这个城市接纳、引进各种文化创造更多的条件。传统的、现代的、复古的、先锋的、前卫的,国际的、本土的,各种各样的文化都能在这个城市找到落脚点。此外,南宁是一个生活气息浓厚的城市,城市生活的点点滴滴,各种民俗风情,包括地方美食、特产,都可以挖掘、整理与表现。       


具体来说,南宁除了有国际民歌节,是不是还可以有更开放更能为年轻一代接纳的摇滚音乐节,包括各种现当代艺术展。这次伦敦奥运,英国向全世界展示了英伦摇滚独特而光辉的一面,摇滚文化的存在已经成为英国的一个标志。最近我看到桂林今年国庆期间准备搞一个历时4天的山水音乐节,参加的,很多都是国内著名的摇滚乐队。在这方面,我认为,南宁市政府以及企业完全可以对由民间发起、组织的摇滚音乐节、艺术节、电影节等等各种文化活动予以支持与引进,邀请更多的中外新文化精英到南宁演出,增加新文化在南宁城市文化中的比重,让这些演出和活动,成为南宁市民生活的一个部分,一种常态。       


从南宁走出去的,有很多文化精英,政府或者民间组织是不是可以想办法邀请到他们一起参与到南宁的新文化发展中来,比如说世界知名美籍华人画家周氏兄弟,可以邀请他们在南宁市的城市中心广场制作大型的户外雕塑。还有今年在万象城举办的“广西首届当代艺术展”,很多身居外省的广西画家都回来参展,包括06、08年我们在南宁做的两次“广西青年诗歌切片展”,展出了很多广西优秀青年诗人的作品,这些,无疑都会让南宁的文化品位上升一个档次。       


在城市开放的背景下,如果有大量新文化的涌入和存留,就会让南宁逐渐成为一座以先锋文化为独特标志、并因多元丰富的文化景观的存在而独具魅力的国际化都市。 11.你是否设想过南宁在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你理想中的南宁是什么样的呢?你对南宁的城市建设、规划与设计有什么意见与建议?       


如果想要我们的城市具有更加美好的未来,我们必须思考我们的城市在发展中有什么不足和问题,这些问题的产生,是城市规划决策导致的,还是缺乏眼光或经济利益导致的。我不希望这个城市的未来,完全只交给开发商,它应该一开始就受到严格科学的控制,不为利益所驱动,一切,以创造美好的、适合生活的城市作为前提。在城市的规模上,虽然南宁提出要建设国际化的大都市,但还是希望这个城市适度控制城市的规模,放慢城市扩张的速度,让城市自然生长,留点时间和空间,留点土地给也许更有智慧的子孙后代,而着力于提升已有城市的细节与品质、交通的便捷和生活的舒适度,创造更多宜居的环境,营造充满活力的城市空间。我理想中的南宁,应该是一个真正适合生活,文化多元、丰富,既包容又开放的城市。      


对于南宁的城市建设、规划与设计,我希望在城市的规划上,民众可以更多的参与,发表自己的意见,规划专家对城市可以起到更为关键的作用,而不仅仅是某个领导意志的反映。在建筑设计上,我希望有更多具有本土地域特色、高质量、高完成度、细节和特色非凡的建筑出现,我希望保持住城市的根,对历史建筑、有价值的当代建筑,都要予以保护,新旧混杂的城市,才是丰富和有魅力的,城市绝不仅仅是一种摆设和景观,更是一种深入人心的细节的反映……


采访/整理:谢绍钧 回答/谢建华 原载《广西城镇建设》2012年第9期(总118期)

关键词

南宁